有女申申

申申降生已近四月,一直没有写一点关于她的文字,想想也是我这个做爹的不对,恐怕将来长大是要怨我的。

申申是我心头深处最软和的一块地方——便是写下了这句话,我竟是停下来许久,仔细的体会申申在我心脏处抓挠的隐隐痛感。

申申出生时并不大顺利,半夜里母亲阵痛,待到中午破腹产出,匆匆给我看了一眼,又送去新生儿科监护起来,等再次领出来,已经是5天之后了。然而确实干净很多,脑袋上的毛发也一根根的挺顺溜了。回来先是酣睡,我正担心申申的伙食问题,然后醒来之后,在一阵急促等待调试的过程之后,她抢也似的拱吸母乳了。众亲人一颗悬着的心才算落地,但也觉得稀疏平常。只有我,几天之后,还觉得这是一件神奇的事情。

于是又开始期待着给她洗第一块尿布。等开始洗了,小家伙倒也不客气,尿布雪片似的飞过来。结果是几天功夫,摊开手去一对比,似乎我的手变得比老婆的手更白皙了些。

刚当爹那会儿,有这样一个心态:好比一个新物品,总觉得初始状态是最错不了的。比如手机,系统玩坏了,恢复出厂设置;电脑崩溃了,重装系统。我待申申,似乎也是这个想法。有一天发现她鼻子堵了一点,捉急的不行。从新生儿科出来不是挺好的吗?咋堵了呢?于是裹上被子“返厂维修”,经过护士站的时候,护士警惕的问:从哪抱出来的?干嘛去?问明情况之后,护士笑称这是正常情况,用一根沾水的棉签轻轻旋转一下,就没事了。

申申的吃穿住用自然是得用最好的才行,奶瓶水瓶买了4个,奶嘴买了一批,老婆觉得奶嘴孔儿太小,剪了绿豆大一个洞,呛得申申喘气不赢,又换一批。计划只是买几个奶嘴,到“爱婴坊”一看,觉得这也需要那也需要,拿回家里一看,大约两三岁才需要的尿裤,现在也给买回来了。

申申是一天天的长大,照片视频是越拍越多,模样儿也一周一个变化。

我和老婆都是双眼皮,申申刚出生的时候,酒窝倒是在偶尔的似笑非笑中体现出来了,极像她的母亲。但这个双眼皮始终看不出来,疑惑了两三个月。前些日子,老婆发来一张照片,申申的左上眼皮,平白勾勒出了一道漂亮的褶子。上周回家一看,右眼也起了变化,终于对称了。这不成心吊爹的胃口嘛!

申申是极不安分的,当脑袋能挺立转动的时候,差不多能以两秒一次的频率,左右扭转,偶尔也停下来盯住某处,发现新大陆似的。我循她的目光找去,并无特别的地方。再回看她时,她又扭头转看别他的地方了。

申申不闹的时候,就开始“唱歌”了。开始的时候颇似前奏,从哼哼呀呀开始,慢慢的悠扬起来。但也有些时候,突然的一声,从A大调转去了降B小调,似乎是唱到了“副歌”部分——得这样表达才行。

上周回家,明显感觉申申开始学会表达自己的情绪,也开始知道牛奶和母乳的区别了。当奶瓶凑到她嘴边时,由之前的不由分说的啃吸,变得摇头晃脑的躲避,然而又只是哭,急得我不行,强塞进嘴里去,就哭得更猛烈了,惊得老婆直骂:你这没良心的爹!

申申趣事太多,我每天都活在开心之中。从前不羁的男人,从此也就被小女申申给绑定住了。

版权声明:
作者:SHANBIN
链接:https://shanbin.name/you-nyu-shen-shen/
来源:数学黑板报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