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至今记得,父亲带着类似庄稼丰收一样的喜悦神情,在傍晚时分的一棵梨树下面,决然的说:“明天送你上学去,你要读书了!”我却感觉天塌下来一般,世界瞬间暗淡了很多。其时,我五岁。

读书的生活果然不好受,第一难受的就是削铅笔,恍惚那时候的铅笔很不经用似的,我一天要用完一支,不是写字很勤快,是用力猛,总是摁断。没有现在的卷笔刀,只能削,然后摁断,然后再削……父亲很快就发现这个问题,于是给我买了一打铅笔,每只都削好,放在文具盒里预备。

父亲是乡里有名的木匠,他年轻时候制作的家具,便是现在,榫卯处也还没有裂缝,削铅笔这样的木工活儿,于他自然是极为轻松的。我的设计,我的美学,似乎便在父亲削的那一个个完美的正八面体的圆锥状的笔尖中得到启蒙。

我开始自己制作弹弓、弓箭、铁环、陀螺……不好看好用,重做,绝不敷衍。用现在的话说:我是在追求极致的用户体验。

什么是好的设计?便是设计者通过自己的智慧,创造出一种和谐的,完美的,让别人感到舒服的交互关系,既然是交互关系,这种设计可能是一种供人使用的具有物理器型的产品,也可能是用于交流的语言和文字。他不仅存在于人与物之间,也存在于人与人之间。好的设计能给人带来美好的生活。

我一直认为,设计是推动人类设计文明进步的主要动力。古猿制造石器用于砍伐和狩猎,便是设计的开始。到人类文明高度发达的今天,我们可以使用高精尖的数控机床制造器具,可以使用漂亮的苹果手机,性能与便携平衡的THINKPAD 笔记本,用于教学的智能交互平板,实时全球传播信息的互联网。这一切,都与人类的设计离不开关系。

设计创造有效的法律和制度。古希腊是西方历史的开源,是西方文明的精神源泉,诞生了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斯多德等许多伟大人物。他们的学说影响深远。西方民主国家普遍适用的三权分立原则最早可追溯至古希腊亚里斯多德时期,这该是多名聪明的人设计的这一制度呀。它让一个国家的立法权、行政权和司法权相互独立,相互制衡。谁也不能乱来,于是产生了古希腊这样高度文明的文化和美国这样高度发达的国家。

科学家发现,便是人这个有着卓越思维能力的人,也不过是一台设计精妙的“机器”而已:今年诺贝尔生理学奖颁发给了发现细胞囊泡运输调控机制的三位生物学家。他们发现生物体内每一个细胞都是一个生产和运输分子的工厂。比如,胰岛素在这里被制造出来并释放进入血液当中,以及神经传递素从一个神经细胞传导至另一个细胞。这些分子在细胞内都是以“包裹”的形式传递的,即细胞囊泡。这三位获奖科学家发现了这些“包裹”是如何被在正确的时间输运至正确地点的分子机制。整个过程就像联邦快递一样有序高效的物流公司,其设计之精妙,运转之迅疾,让人感到不可思议。所以说“人是机器”,我看也是。这台机器需要能源,所以我们需要吃饭补充能量,机器会老化折旧,所以“人”这台机器也会衰竭。

我们的语言需要传递给别人信息,所以也需要设计。文字与文字之间的排列与组合该是多么的复杂,比如毛主席诗词“百万雄师过大江”中那个“过”字,换成其他的字还有那豪迈的气质吗?为什么我们读鲁迅的文章能心领神会如痴如醉?因为鲁迅先生是语言文字的设计大师。同样的话经过他的摆弄,味道就是不一样。

同样是《两天一夜》的娱乐节目,为什么韩国KBS出品和四川卫视出品的给人感觉不一样,也是因为设计。KBS设计了很多有趣的游戏活动,这些活动之所以精彩,原因之一就是在拍摄之前,制作人会组织工作人员排练一遍,以求达到预期的效果。反观四川卫视,游戏中出现差错,就临时改动规则,能好看吗?

我们的学习工作生活也需要规划设计。只有设计的人生,才有可能走向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