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宗诗云:

经年不涉书与剑,
浮生谔谔余一叹。
秋雁已破长空去,
俗物安能止淫奸?

老夫和诗:

经年亲剑铗,
长日对楸枰。
谔谔砭时弊,
直士念苍生。
何来尔一叹,
意欲遁空门。
秋雁破空去,
虎账多呻吟。
日日共颜色,
修得自由身。
愿做欢喜佛,
不读华严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