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申申正是牙牙学语,含混不清的、只有父母能懂得声音,给我带来了很多的乐趣,就比如现在每晚,只要是在小区里散步,她会霍然的停下,指着月亮说上一句火星语,旁人若是听到,定是错愕。只有我明白,这是她外祖母教的一句:“月亮婆婆”。

但我孩童时,或许三岁,又或许更小些,能想起来的对月亮的认识,却是“麻鬼”。

三十多年前,湘西北土家族的民居,大概都是清一色的木楼,其堂屋一间,设约半米高的门槛,由记得是秋天的一个晚上,月色如银,父母亲正在晒坪里挥舞一种叫连枷的农具给黄豆脱壳,我手护门槛,哭着叫着母亲,母亲指着月亮严肃的说:别哭,麻鬼来了。我顿时安静下来。

此后的日子,我虽然一直不明白麻古为何物,但也并没有特别留意,只是无端的认为是一种凶恶的怪东西。待我健康平安的长大,读到鲁迅的文章《朝花夕拾·二十四孝图》,才算唤起一点回忆,又莫名其妙的有一些如释重负的感觉。该文说道:“北京现在常用‘马虎子’这一句话来恐吓孩子们。或者说,那就是《开河记》上所载的,给隋炀帝开河,蒸死小儿的麻叔谋;正确地写起来,须是‘麻胡子’。”于是我便去读了《说郛·开河记》中相关文字,文字记载:“隋炀帝大业元年,征发民工五百余万人,命将军麻叔谋开运河,自大梁至淮口,趁机贪墨,收宋襄公、宋偃王鬼魂之贿,应允不伤害其坟墓,乃擅自改变开挖线路。又常蒸食民间小儿。后奸赃败露,被腰斩。”唐昭宗时宗正少卿李匡文《资暇集》卷下有《非麻胡》条云:”隋将麻祜性暴酷,炀帝令开汴河,积威既盛,至稚童望风而畏,互相恐吓曰麻祜来。童稚语不正,转祜为胡。”原来母亲说的“麻鬼”是1400多年前的人物——麻祜。

除了麻祜,还有一个同样有“止小儿哭”奇效的名词——哇呜。这个颇让我费神了很久,先前不认为是个名词,一度以为大概是个象声词,用于形容小孩哭声,然后又觉得不大对。佛山一朋友告诉我,他们那里也有类似说法,只是发音颇为不同——“嗷呜”。综合起来大概都有个“wu”字。莫非是“巫”?“恶巫”?巫已足够可惧,何况是恶巫呢?我自诩这是一个正确的解释,在讨论群里发表了我的意见。然而有朋友根据恶巫的使用语境,推测哇呜为一种类似小丑形象的人。回复我消息时,他笔误“恶巫”为“阿吴”,这位朋友向来是个杂学家,他不会无端的写出阿吴,于是我百度了一下“阿吴”的意思,惊喜的一刻出现了:”阿吴,指清吴三桂。吴三桂征西﹐杀人如麻﹐故民间以”阿吴”为恐吓小孩之语。“中国歌谣资料《杂类歌谣·湖南等闯王歌》有语:“娃娃娃娃悄悄着, 阿吴来了头咬破。”粤语中有个“鸦乌婆”的说法,根据潘永强《瞻天望地:广府俗语探奇》考证,实为“阿吴破”,为“阿吴来了头咬破”的简化,“破”音近“婆”,于是“阿吴破”被传为“鸦乌婆”。

无论是麻祜,还是阿吴,因其残暴手段让民间永远的诅咒,然而更值得深思的,是麻祜与阿吴背后,我们不自知的恐吓教育。

自由作家土家野夫,曾写过一篇文章《残忍教育》,他从自己孩提时代所看到的景象——一群孩子在大人的指示下,丝毫没有怜悯之心的用竹条抽打一位给女儿偷一尺花布被逮的父亲——反思我们受到的残忍教育。在那个时代,这种对待小偷的做法,被认为是天经地义,不容置疑。那么恐吓教育呢?千百年来约束孩童的“麻祜来了”“阿吴来了”是否又有其自然的正当性?

学生在成长的过程中,总会遇到各种规则问题,规则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如何帮助学生将规则内化,是我们教师遇到的一个重要课题,让孩子体验因违反规则而产生的后果很有必要,我们常常将这个环节称之为惩罚。惩罚在生活概念里面不是一个褒义词,它意味着剥夺、伤心、痛苦,恐惧等等,于是,成人往往会用孩子最恐惧的事物、或者剥夺他(她)最喜欢的事物来达到惩罚的目的,但这样做,能让学生遵守规则吗?

现实操作层面上,这种以制造恐惧为手段的惩罚措施往往只能收获一时半会的临时效果,当规则的制定者不在现场,孩子就变得“无法无天”。久而久之,这种以恐吓为临时手段的措施,会带来长期的影响。如何实施富有建设性的惩罚措施,首先得在惩罚措施颁布之前,要充分的告知规则的意义、规则的重要性、及我们为什么要遵守规则?违反规则之后的惩罚措施也得事先说清楚,当孩子违规时,要当面向他说明,将要实施的惩罚措施我们事先有约定,这样孩子的内心比较容易接受一些。

惩罚是规则的一部分,没有惩罚的规则是伪规则。正如规则不能随意更改,惩罚也不能因人而异。做为惩罚的执行者,切记不能因情绪的影响,而任意的取消或者升级。这样的结果只会让孩子漠视规则,让规则与惩罚分离,看成是两个不相干的部分。当因惩罚而带来的恐惧不再与规则相连时,这样的惩罚就没有任何的意义。

老师往往认为学生年龄小,详细的说明规则他们听不懂。要让他明白怎么做,简单的吓唬最管用。其实,这反而是剥夺了学生学习理解规则重要性的机会。我们要让学生明白,惩罚不是为了让他们痛苦,而是要帮助他们成为更好的成长。

刚写到这里,耳边忽然回想起五(2)班学生的一声声呐喊“老师来了!”,我顿时失去耐心而又变得惶恐,草草的写上一个句号。逃也似的逗申申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