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同学们,你们好!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曾给你们的学长写过一封信,算是我的祝福。这一届,我和你们相处的日子更长些,似乎更应该说点什么?然而胸中纵使千言万语,化作一句柔情的祝福的文字的时候,我的心却别致起来。因为一贯以来,我都在你们面前扮演着一名严肃、果敢、刚毅的硬汉教师形象,不似孙老师那么的柔情似水,对待你们既像老师、更像姐姐。

最近一段时间,有几位同学苦大仇深的去找孙老师,请求她在体育课的时候去教室霸课,要躲开数学老师。呵呵,想到这,我就会心的冷笑起来了:小样,和我斗,你们还嫩了点。但虽是知道了你们心中的那点小心思,但我还是选择了退让,你们一定是认为数学太费脑子了,上英语课大约会让你们更轻松些?

那一天,我听得你们在统计我两年来在班上课时候使用的高频词汇,并以此来判断我的心情和我接下来的做法。有几个调皮的男生甚至模仿了起来,逗得同学哈哈大笑,我看着也是忍俊不禁。那一刻,夕阳的余辉打进教室,洁白的墙壁泛着淡黄的颜色,教室里似乎弥漫着一层金色的光,每一个学生的面庞看上去都特别朦胧而柔美的样子。时间仿佛静止,就像振宇老师拍下的一张唯美照片,要知道,我是多么享受那一刻呀。你们是第一批做这样统计的学生,可能有点自私,我很希望你们能总结出来,整理成文字,再给我看,这会成为我最美好的记忆。

你们是越来越不好骗了,以前说一句:“表扬!”你们必是挺着腰杆坐得笔直,圆瞪着眼睛期待地看着我,希望我点到你的名字。渐渐的你们似乎识破我的期许,不再配合,于是我又得换个花样继续哄着你们。如此你来我往的攻防战,咱们每天都要上演。想必你们也是习以为常了,所以我常常想,我在你们正当好年纪的时候,送你们毕业,送到初中继续学习,是不是一种正当好时节的放飞和祝福呢?然而正因为如此,我却要和你们谈点什么。

因为我觉得,你们慢慢变得不像是一个孩子,你们的有些表现,是对大人的一种好奇的模仿。我更希望:在你们变成大人之前,你们还是一个孩子。你们懂我的意思吗?你们虽然已经是半大的小孩,心智却不成熟,但似乎又觉得自己已经是个成人似的。对什么事情似乎都有了自己的理解和判断,并坚持认为自己是正确的。老师偶有不如汝意的地方,就和老师斗气。走路也变得摇摆起来,酷酷的,对自己的形象也格外看重起来;有好几个男生随身携带了一把牛角梳子,时刻准备着打理自己的发型。我见过这样一类学生,他们大抵是这样的:双手插在裤袋里面,校裤让他给穿出来大裆裤的感觉,裤管提起来,露出小半截小腿,下面一定是一双没有穿袜子的脚,放进一双价值不菲的板鞋里,摇摆着走在去食堂的路上,耳朵上带着耳机,听着歌曲。这种嘻哈风格并不见好,在这样的场所里,我更乐见于在周末的派对中作如许的表现。我想象着如果你们中的哪一位变成这样,我就觉得隐隐的担忧。我更多的是希望你还在坚持自己的梦想,刻苦学习,纯纯粹粹的学习。

我想象中的我的学生,他(她)穿着整洁、合体的校服,校服雪白得没有一丝墨迹;踏着一双运动鞋,可以随时快速的走路和运动;他(她)学习很努力,然后常常遇到苦恼的难题,但却又不自暴自弃;他(她)对待同学非常友善,却又和而不同,以至于同学很喜欢和他(她)一起疯玩;他(她)不该是书呆子,有着很多爱好,比如唱歌、跳舞、书法、国画、篮球等;他(她)似乎略略显得有点忙,但又不至于慌乱,因而常常可以看到他(她)“疯狂”的一面,比如校运会或者艺术节,常常能看到他(她)精彩的表演。

模式化的想象仅仅代表我的一种期许,我不知道将来的你们,是否喜欢这个样子。

祝你们

学习进步、健康成长!

数学老师:陕斌

2014年7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