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家长朋友们:

您好!

带这帮孩子一年,每个学生的音容笑貌、个性特点都非常熟悉了:看到了刚入学时的怯懦;也看到了一年后的“轻狂”;看到了Q同学的校裤慢慢成了7分裤;看到了L同学有了“鸭公嗓”。时间有强大的重塑力,可以改变许许多多。

一眨眼,一年功夫过去了,孩子们即将走进初中,走进更加充实美好的未来。我作为他们的老师,也即将结束和这帮孩子朝夕相处的缘分。我早就预料到这一天的到来,并提醒自己这是不可避免的放飞,但还是深深的不舍。不仅是我,还包括我们的其他科任老师。

这些日子,我们的课程不似前段时间那么紧张了,我们有意识的还他们一个轻松。但我还是会在不是我的课堂的时候,也走进教室,默默的坐在那里,看着他们,看着他们嬉戏打闹,看着他们或者做题或者争论。如同一尊端坐在海边欣赏日出的老人,我不知道我是否已经“老”去,只是觉得自己有了一种“父亲”的心态,我能感觉到我此情此境的“慈祥”。这是我前些年来所没有的。

我曾看到过一句话——“当中国的所有青年都在死飞,玩乐器,滑板,玩车,玩摩托,组乐队,刷街,跑酷,街舞,散打,转笔,魔方,绘画,摄影,纹身,驾驭着哈雷穿梭在大街小巷,耳机里满是咆哮的Metal却又安静的等着红绿灯,纹着花臂扶着老人过马路的时候,这个国家才真正的强大起来了。”我不知道各位家长能否明白我想表达的意思。我正是出于这样的想法,试图和孩子们相处和交流,希望他们个性得到充分的发展,而不是压抑,他们可以肆意的发挥自己旺盛的精力,不必拘泥大人和同学的看法,充满青春的活力和天马行空一般想象力,展示自己的才能,体验自己的与众不同和成功。

所以,我所管理的这个班级,其实并不是最守规矩的班级,他们常常给我制造“麻烦”,我也常常充当救火队长,也好几次深夜到宿舍区调停他们的矛盾,我并不认为他们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甚至有其他老师要求我严肃处理的时候,我都颇有“护犊”的心态。任何同学都能在我这里得到尽可能应得的宽恕。

原谅他们,并鼓励他们个性发展,并不意味着纵容,所以我常常愿意告诉他们一些我认为正确的事情,比如现在班上女生们对韩国的一个美男组合特别喜欢,我会告诉她们:我读书时候也喜欢过一些明星,但喜欢明星一定要理性。我们可以欣赏他们的艺术作品给我们带来的欢乐,但不要因为追星而迷失了自己,我会给他们说最近贝克汉姆来到中国的事情,让他们看看新闻并评价那些粉丝的疯狂行为是否合适。

我一直推荐他们看有益的书籍,推荐一些作家的文章给他们看。我总感觉到自己的无力,孩子们偏偏喜欢动漫,喜欢网络小说,喜欢青春少男少女读物,但我还是会犀利的点评这些作品如何的不堪,并随便从其中找出一些言之无物的句子让他们分析——“风决定了蒲公英的方向,你决定了我的忧伤”,让他们说说这句话的语法、它所表达的意思。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在揠苗助长,但我希望能传递我所理解的价值。

为了端正同学们的言行,我也会让学生看一期真人秀的娱乐节目,让他们分析在节目中的参赛选手的表现,什么人?怎样表达?如何表达?表达什么内容?用什么表达技巧?怎样去做一个受欢迎的人,从而在自己的学习生活中克服自己的缺点,端正自己的言行。

我一直维护着一个朋友般的教师角色,我只是一位有着一定知识经验和社会经验的比他们年长的人,我愿意传授我知道的东西给他们,仅此而已。这样的做法固然美好,但也出现一些问题,学生个性鲜明的结果是集体主义意识薄弱,有些孩子只活在自己的小天地里,没有分享和共处,不愿意为班级贡献一点劳动和付出一点努力。我想,今后的工作还需要继续努力,把握学生个人发展和团队意识中间的契合点。

最后,请家长们原谅,这半年来,因为工作的繁忙,很少和大家密切联系,也许是你们出于对我的信任,也很少联系我。但我总觉得这中间少了一点什么。如果时光能够倒流,我愿意挤出更多的时间和您多谈谈心,谈谈您的孩子在学校的成长历程,及时分享孩子们在学校的每一点进步,每一点成功——他们也是我的孩子。

孩子们即将毕业,进入中学,步入青春,走向漫长的未知。

我衷心祝福他们:身康体健学业有成,快乐成长前程光明。

班主任:陕斌

2013年7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