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简直就是个百搭的字,吃货、蠢货、宝货、二货……,但似乎都是贬损别人的用法,斯文人都不大敢说。只是这倒也激发一点我的好奇心,要一探“货”究竟了。

要说贬损别人的祖师爷,当属仲尼,他老人家很多骂人的话,至今任是经典的骂人用语,还不是特别的带脏字儿:比如下面这几条,大家看看效果:

子曰,“始作俑者,其无后乎?”——骂人断子绝孙,多狠!

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圬也。——狗屎、垃圾、OH,shit!

斗筲之人,何足算也。——饭桶!

老而不死,是为贼。——老不死的!

这些骂人金句,便是现在,大家都常用。果然是国学经典。

和孔子同时代的阳货,鲁国大夫季平子的家臣,权倾一时。孔子大约是不待见阳货的,首先,阳货曾得罪孔子,没有给17岁的年轻孔子一个士大夫的资格证书。其次,孔子认为阳货是乱臣贼子,是鲁国的汉奸,尝囚季桓子而专国政,所以不愿与其交往。而阳货需要已到中年名满天下的孔子光耀门庭,供自己使用,得到世人的认可。所以送了一只猪蹄给孔子,料定孔子“来而不往非礼也”。孔子这时候左右为难,却有调皮起来,找个阳货不在家的时间回访,试图巧避社交尴尬。结果半路上被阳货堵住,得到了和孔子对话的机会。究竟还是姜是老的辣,阳货利用孔子的宣扬的理论,问了孔子三个问题,逼迫孔子出来为自己做事。孔子没法,口头上答应了。这一会面对面的交锋,孔子又输了,我甚至可以想见孔子当时的难堪之情。

这次谈话之后,第二年,阳货政变失败,出逃晋国。孔子来了机会,在五十而知天命之际,开始做官,开创自己辉煌的时代。

可以说,孔子的前半生,都受制于阳货。先前没有给士大夫的资格,而后阳货又长期干预鲁国国政,使得孔子不愿出仕,更可恼的是,孔子较之阳货虽然年轻一些,但模样却和阳货一样的丑,而且丑得很像。孔子周游列国,向各国君主陈说儒家之道,希望被采纳重用,但总是不得志。有一次他们来到匡地,匡人过去曾遭受鲁国阳货的侵害,而又因孔子的相貌很像阳货,他们就把孔子当阳货抓住关了起来。孔子担心自己会被匡人杀害,但又无可奈何,只好听天由命了。他对随从的学生说:“文王既没,文不在兹乎?天之将丧斯文也,后死者不得与于斯文也;天之未丧斯文也,匡人其如予何?”这又是一个骂人经典“斯文扫地”、“有辱斯文”的由来。

由此可见,阳货果然是不得人心。就因孔子长得像阳货,都受了这池鱼之祸,随着老百姓的口诛笔伐,代代相传,这“阳货”后来竟演绎为男性的根器,在我家乡,就有一句骂人的话:“断阳货死的”,我想,是没有比这个更狠毒的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