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灿烂的日子

大清早打开QQ,聊天窗口的右边弹出了朋友更新的动态,出现一张美女的照片,分外妖娆,然而又分不太清到底是谁。于是不假思索的点击进去查个清楚——啊,原来是她。一位在“同乡会”KTV认识的同乡女子“夏花”的形象清晰地出现在脑海里了,过去的一幕幕,便电影似的回来。

话说当年,我叫嚣乎东西,隳突乎南北,过着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幸福生活”,08年5月确定南下乞食江湖,执教于白云山下一民营学校。这学校是走读制,下午4点半就放学了,一天的喧嚣归于平静,到天黑的这段时光,就须得在篮球场上打发了,一场酣畅淋漓的对决,尚不足以消耗我那旺盛的青春,看着身边花枝招展忙于约会的女同事,总觉得生活中应该还有点别样的精致,便满怀心思的建了一个“石门人广州同乡会”的QQ群,便是在这个虚拟的世界里,我呼风唤雨、颇有威严,常呼朋引伴、饮酒作乐、以期佳人。

组织了几次同乡聚会,大致的流程都是先吃饭,再去K歌,便是在这陆续的过程中,倒是成全了另外的两对佳人,自己仍是寻觅,其中就有那么一次,“夏花”来了。

“夏花”属于那种看上去很恬静的女子,穿鹅黄色长裙,散批着的头发也一丝不苟。五官精致,似乎又比其他女性更加立体一些。她似乎不爱喝酒,因为有几个男士去碰杯邀酒,她浅尝辄止,然后是温柔的浅笑,我觉得我的心情也荡漾起来。

我承认我不是唱歌的好手,在一群“摇滚小青年”的人群中向来是只顾着猜拳划酒。忽然,耳朵里传来一阵西北风声腔来:

我家住在

黄土高坡哦

大风从坡上刮过

不管是西北风

还是东南风

都是我的歌

……

抬头一看,不是别人,正是“夏花”。也同时就在这一刻,我惆怅的承认,我的一点美好的期望,也如同黄土地般,干涸起来,再也无法荡漾了。

我们的这种聚会,总有五花八门的人过来,若是衣着时尚的标致的小伙儿小姑娘,选的歌曲大多是最新的流行歌曲,让我闻所未闻,若是和我年纪相仿,骨子里比较传统刻板的,大概都会选一些曾经风靡一时,80、90年代已成经典的歌。偶尔也有一些学院派的人士参与,他们大概是受到过比较正规的演唱训练,选的歌曲主流好听。

如同这样一个难题:到底是衣服使人漂亮,还是人使衣服漂亮。歌曲本身的属性会让演唱者变得更加美好?还是美好的演唱者演唱任何歌曲都如同天籁?我们来假设一个场景:舒学刚老师和高秀云老师演绎《知心爱人》,听众大抵都会沉醉羡慕,但若换成同样一首歌颂爱情的曲子《纤夫的爱》,人是同样的人,但听众想必又是另外一番心境。

有些事儿还真不能深究,比如唱一句“one night in 北京,留下几多情……”就显得很性感,但若换成“one night in 大旺”,哪怕你是信乐团原唱,只怕也没了那般风情,换成四会也不行。

再说到我,也并不是不唱歌的。我的经典保留曲目是军旅歌曲《小白杨》,就在屡次的卖力演唱里,总有不和谐的声音出现,有关切问我的:“部队转业回来的?”有同病相怜的:“也有从军的梦想?”我都不耐烦回答这些问题,他们难道就不知道,完整的歌我只会唱这一首吗?

也曾经暗暗下定决心,认真学唱那么一两首,摆脱《小白杨》的命运,比如王菲的《百年孤寂》,前奏的时候,还可以顺便问问身边的姑娘:“你看过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吗?挺不错的。”虽然我自己也没有看过。

版权声明:
作者:SHANBIN
链接:https://shanbin.name/%e9%98%b3%e5%85%89%e7%81%bf%e7%83%82%e7%9a%84%e6%97%a5%e5%ad%90/
来源:数学黑板报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